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政法工作 > 政法文化 > 详情
河 流
来源:咸丰县委政法委   作者:​祁方韦   阅读:

旅人梦见一条河流。

梦里河流在沟壑里行走,行走的方式一如手掌上的纹路。

梦里的河流,总是影影绰绰,想要看个清楚,却隔着一层薄雾。就好像某个场景触动了回忆,你触景生情地张开嘴,却再也找不回属于那首老歌的调。

就好像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想要得到的,总是河岸的另一边。徒劳的游来游去,过不了这最远的距离。白色蒹葭在风中摇曳。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就好像易水畔的悲风,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彼时满座衣冠胜雪,去兮去兮何时还?你只知虽千万人吾往矣,做自己的英雄。

信仰在空中飘扬。

然而心中若有所失。一路行来,似乎什么东西也随这身后的河流一般流逝。

于是一步一回顾。

一顾倾人城。

再顾倾人国。

三顾频烦天下计。

拔剑四顾心茫然。

你何以频频回顾?

你何以去兮不还?

你何以溯洄且溯游?

原来是因为这河流。掬起一捧水,想要留住,水从指缝间溜走,远去。留不住河流,就像留不住时间。留不住河流,就像留不住从前。你的努力,最终是无能为力。

这时旅人醒了。

孤舟。渔火。天边的鱼肚白,缭绕一线炊烟。

这时旅人笑了。

他发现脚下的河流与他梦里的没什么两样。梦到的,却也是故乡的河流。他所惦记,所遗憾的,是如河流一般流逝,不可捉摸的过去。南柯梦醒,倚枕听江声。

他凝视眼前的河流。光阴在河上起伏,他的一生,也将和他的祖辈一般,泛起一朵两朵波澜,汇成河流,奔腾迂回,雄壮而不见尽头。河流归海,万般喧嚣归一。圆满。宁静。

逝者往矣,来者犹可追。河流,且随时间一路前行。生命不息,奔流不息。

旅人继续前行。他提起消瘦的笔,故乡的河流在笔尖流淌,与他将去之河达成了某种形而上的皈依。

在此,请允许我以先贤的诗句作下注脚:

我了解河流。

古老的黝黑的河流。

比人类血管中流动的血液更古老的河流。

我的灵魂变得像河流一般的深邃。


恩施政法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