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政法工作 > 司法改革 > 详情
改革从我做起:司法体制改革的恩施实践(二)
来源:恩施新闻网   阅读:

  员额制改革,动了许多人的“奶酪”,如何转岗、分流便成为法院、检察院必须直面的问题。 州中级人民法院最年轻的入额法官侯著韬感受很深:“不当法官不甘心,当了法官责任大。

  记者 姚代凤 通讯员 李启佑 刘卫华

  “我从检几十年,也办过不少案件。虽然检察官待遇比司法行政人员高,但是要求高,责任也大。经与家人商量,我主动放弃进入检察官员额,继续干‘老本行’司法行政工作,将机会让给年轻人。”9 月28 日,州人民检察院司法行政人员周雷对省司改效果评估检查组人员如是说。

  根据中央改革精神,将法院、检察院工作人员分为法官和检察官、司法辅助人员和司法行政人员三大类。所有人员实行员额制管理,确保85%的司法人力资源直接投入办案。“人”的管理,始终是改革最难啃的硬骨头。司法体制改革四项核心任务中,人员分类管理是重点、难点和焦点。

  “入额就像开车。人人都有驾照,让开得好的人去开车。入额就是让更适合的检察官去办案。”州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吴忠良形象地比方。

  顶层设计切“蛋糕”

  根据我省司法体制改革精神,39%的法官、检察官员额比例“ 决不能突破,还要留有余地”,必须控制在中央政法专项编制的36%以内,这意味着有大量法官、检察官难以入额。改革前,3 个试点法院共有法官190 人,按照36%的员额比例,将有64 名法官不能入额,其中州中级人民法院有32名法官不能入额。同样,3 个试点检察院共有检察官153 人,有56 人不能入额。

  员额制改革,动了许多人的“奶酪”,如何转岗、分流便成为法院、检察院必须直面的问题。“对未来没有预期、走向不明,遇到质疑乃至阻力将在所难免”,这也是员额制改革一度成为舆论热点的重要原因。

  为让改革顺利进行,州委政法委、州改革办深入6 家试点单位调研,形成调研报告供州委决策参考。同时,召开专题会议,重视细节设计和考量,有针对性地解决问题,协调推进员额制改革试点。

  “改革过程中,我们既积极探索,又稳妥实施;既关注当前,又考虑长远;既尊重个人意愿,又通盘考虑整体工作需要;既重视业务工作,又不忽视综合部门;既考虑年轻同志发展前景,又保障老同志利益。”州司改领导小组相关人员介绍。

  人人都是亲历者

  改革势在必行,如何让“改革从我做起”?

  唯有打开思想闸阀,凝聚改革共识。让大家明白,为何改、改什么、怎么改。“对于司法改革,我们既是参与者,又是推动者。方案确定后,我们层层传达有关精神,集中研讨,明干警之思,解司改之惑。”州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黄家俊介绍。

  为有序推进改革,6 家试点单位始终将思想政治教育放在首位,引导干警理性对待改革。“经过院党组不懈努力,很多干警对司法改革由起初的观望、排斥到主动学习司改精神、对号入座并支持改革工作,为后期改革平稳推进奠定了思想基础。”州中级人民法院院长武星说。

  在州委书记王海涛“五个一批”思路的指导下,法院、检察院党组做了大量工作。在州委组织部等相关职能部门的大力支持下,最棘手的员额制改革圆满落地。“这次改革,省委、州委大力支持,让部分老同志体面退出,为优秀的年轻同志打通了晋升通道,也使法官更加专业化和职业化。”黄家俊表示。

  在改革中有很多感人的故事,很多符合入额条件的老同志主动放弃了入额机会。“我年纪大了,没必要占检察官员额。年轻人有担当,就要让他们入额,干出成绩来。”在县市当了10 多年“一把手”的房晓军主动申请不参加入额检察官遴选。

  曾先后在县市检察院、法院担任主要领导的资深法官成宜,主动找院领导汇报思想,虽然不当法官有些失落,但更应该把机会留给年轻人。

  州中级人民法院有18 人主动放弃员额竞争,其中两人为院领导。州人民检察院有12人主动向院党组申请不参加入额遴选。最终,州人民法院共压减37名法官,计入首批员额法官41 名;州人民检察院压减20 名检察官,计入首批员额检察官43 人,均没有超过中央政法专项编制的36%,也给法官、检察官队伍未来发展留足空间。

  “入额”更多是责任

  迎接改革这一历史性时刻,只是日常工作的一个节点。激动、责任、压力、信心……这是入额后的法官、检察官的感受。

  “是荣誉,也是动力,我不后悔当初的选择。”在预产期当天参加入额考试的原鹤峰县人民法院民二庭副庭长田秀芳说。

  在这次改革中,州人民检察院助理检察员谭龙顺利入额,很是激动:“按原来的晋升要求,我可能需要很多年才能真正成为一名检察官。这次有幸入额,是改革给了我们年轻人机会,让我们冲到一线,担起责任。”首批入额检察官谭远磊说:“入额后,肩上的责任更大。改革是个任重而道远的过程,试点推进引领作用更加重大,未来一片光明。”

  州中级人民法院最年轻的入额法官侯著韬感受很深:“不当法官不甘心,当了法官责任大。改革开始时,内心很想入额,但又担心入不了,觉得不当法官体现不了人生价值。入额后发现,作为一名法官累并快乐着。”实行员额制后,法官、检察官大幅减少,这对首批入额的同志来说,是不小的挑战。

  “近年来,全州法院收案数大幅上升,最近5 年和上个5 年相比案件数至少翻了一番,案多人少的矛盾非常突出。对法官进行员额制改革后,一线办案法官数量大幅减少,案多人少矛盾将更加突出。”州中级人民法院审管办主任南庆敏分析。

  州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第二庭庭长吴任荣也表示,实行人员分类管理,案子还是那么多,而法官少了,加之案件质量终身负责制,工作压力更大。

  司法体制改革首批试点已告一段落,在这场动自己“奶酪”的革命中,我州首批试点法院、检察院勇担司法体制改革“探路者”,为全省全面启动改革试点提供了可复制、可借鉴的恩施经验。


恩施政法微信公众号